绘画和物体造型艺术

瑞士的画家们在浪漫主义和包豪斯时代留下了自己的印记。瑞士画家也属于具象艺术运动的先驱者之列。

妮基·德·圣法尔创作的《娜娜》系列,位于汉诺威的莱纳河畔
妮基·德·圣法尔创作的《娜娜》系列,摄于汉诺威。 © Jürgen Götzke。

18世纪诞生的浪漫主义,也是瑞士绘画领域最重要的艺术流派之一。卡斯帕·沃尔夫(Caspar Wolf)、约翰·海因里希·福斯利(Johann Heinrich Füssli)、弗朗索瓦·迪代(François Diday)和亚历山大·卡拉莫(Alexandre Calame)等画家,在其画作中都突显了大自然的原生态野性之美。阿诺德·伯克林(Arnold Böcklin)和费尔南德·霍德勒(Ferdinand Hodler)笔下的山地风光充满象征意味,阿尔伯特·安克尔(Albert Anker)则以自然主义的笔法描绘农民生活,他们的风格也同样发源于浪漫主义,但同时又已显露出新的发展潮流。

18世纪末,温特图尔人安东·格拉夫(Anton Graff)从萨克森宫廷应召到了德雷斯顿,他是当时欧洲德语区最炙手可热、最具影响力的肖像画家之一。他和另一名身为画家和铜版画雕刻家的瑞士人阿德里安·钦克(Adrian Zingg),都将德国的“萨克逊瑞士”地区作为其艺术创作的主题,从而开创了德国艺术界对大自然的浪漫主义态度。

从19世纪末起,瑞士的绘画逐渐形成了不同的流派,但它们都依然十分偏爱自然景观,特别是在乔瓦尼·贾科梅蒂(Giovanni Giacometti)、保罗·克利(Paul Klee)、库诺·阿密特(Cuno Amiet)和菲利克斯·瓦洛东(Felix Valloton)的画作中,这种偏爱就更为明显。

1916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恐怖残酷,催生了苏黎世的前卫艺术运动“达达主义”。达达主义的诞生地就是伏尔泰酒馆,雨果·巴尔(Hugo Ball)、艾米·海尼希(Emmy Hennig)、汉斯·阿尔普(Hans Arp)、索菲·陶伯-阿尔普(Sophie Taeuber-Arp)和特里斯坦·查拉(Tristan Tzara)等艺术家都经常在那里出入。达达主义运动是包豪斯风格的先驱。约翰·伊顿(Johannes Itten)和保罗·克利的作品都呈现出明显的包豪斯风格。

1940年以后,在苏黎世的艺术家马克斯·比尔周围,逐渐兴起了具象艺术。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,超写实画家弗兰茨·盖尔驰(Franz Gertsch)、抽象画家罗尔夫·伊瑟利(Rolf Iseli)、超现实主义女画家梅拉·奥本海姆(Meret Oppenheim)、平版画家汉斯·埃尔尼(Hans Erni)等瑞士画家,以及行为和物体艺术家迪特尔·罗斯(Dieter Roth)、丹尼尔·施伯利(Daniel Spörri)等,都赢得了国际声望。

20世纪末,瑞士新一代艺术家走上历史舞台。其中的著名人物包括约翰·阿姆雷德(John Armleder)、西尔维·夫拉利(Sylvie Fleury)、彼得·费施利(Peter Fischli)和大卫·魏斯(David Weiss)、罗曼·西格纳(Roman Signer)、皮皮洛蒂·利斯特(Pipilotti Rist)和托马斯·希尔施霍恩(Thomas Hirschhorn)。他们不再关注纯粹的绘画,而是转向视频、拼贴和物体艺术。